1011_12563.jpg

文/Lavender

 

我們每天都接收到爆炸般的資訊量:被動接受影音的轟炸,還不及思考,影片已開始播放下一段;

臉書好友動輒上百人,迫切點讚滑往下個頁面,像永無止境的滑行,

看不見終點,也看不見重點(況且許多動態都只是發文者篩選過的美好假象),

往往看完後,對剛才看了什麼毫無記憶點。手機因過度運轉而發燙,手心卻仍冰涼,設鬧鐘打卡滑手機……

每個人都複製著相同模式,生活愈是便利,生命愈是空轉。

 

而令我感嘆的是,這樣的情況不僅限於大人。

我憶起童年時,自己四處摸索就可以玩上半天,

竹筷加橡皮筋就是我們那年代的「變形金剛」,把它變成竹筷槍或發揮創意組裝成各種形狀,

即使只有雙手,玩手影也可以玩得不亦樂乎,沒玩具就自己發揮想像變出玩具,

對比於現代小孩千篇一律的玩具:平板,只能說這是個美好的時代,也是個糟糕的時代,

物質富饒讓小孩可以不愁吃穿,但也少了許多想像與發揮創意的機會,擁有的太多,限制也就在那裡。

 

如果你厭倦了這樣的生活,也許可以試著放下雜沓,回歸簡單。

而我喜歡透過繪本掏空自己,輕巧的分量與療癒的圖文,握在手裡很扎實,

它不會像虛擬的資訊無孔不入無邊無際,我一次就專心看這一本書,彼此相對。

像是最近在看的繪本《鱷魚兄弟》,就帶給我十足的療癒功效。

作者是法國的繪本作家戴爾芬‧佩雷(Delphine Perret),她的作品被翻譯成多國語言,

較近期的作品如《我不想坐在椅子上》(英文版於20169月出版)和《鱷魚兄弟》皆有中英文版本,

而香港也於2016年出版了《沙丁魚的故事》,由此可見,無論在歐美或亞洲,戴爾芬‧佩雷都是備受矚目的繪本作家。

她喜歡用線條勾勒畫面,並從生活中擷取靈感,加入想像調和成幽默的故事,在《鱷魚兄弟》裡,便可窺見她鮮明的風格。

 

 

11.jpg

簡單線條、兩隻鱷魚和兩種主色,能說出一個怎樣的故事?

不同於《我不想坐在椅子上》的繽紛色彩,

這次在《鱷魚兄弟》中,僅以綠色與橘色作為主色,要用最簡單的元素,讓我們回歸想像。

故事主軸其實很簡單,只是在區分長吻鱷跟短吻鱷而已,

但作者卻翻玩創意,讓整個故事變得十分幽默,由鱷魚兄弟倆的對話可見一斑:

 

1011_12553.jpg

「小朋友好不好吃啊?」

「好吃好吃,雖然有點甜,不過可以吃。」

「那我們吃幾個小朋友好不好?」

 

兄弟倆無厘頭地把被弄錯的原因,歸咎到小孩身上,還打算要去吃小孩,最後卻慘遭小孩過肩摔,

這意想不到的情節發展,在作者的鋪陳下,顯得完全不突兀且有趣,

沒有過多的細節描寫,圖與文的適當「留白」,讓讀者有想像空間,去詮釋角色的內心世界,

書中沒有導讀,把「說故事」的權利還給讀者,讀者可以自由想像出心目中的《鱷魚兄弟》。

最後首尾呼應的劇情與畫面,也叫人拍案叫絕。

臺灣版更獨家收錄了簡易的鱷魚分類教學頁,

(編輯人員們為了找出最清晰易懂且兼具美感的鱷魚照,挑照片的過程可說是上窮碧落下黃泉,堪稱萬「鱷」徵選會)

這讓《鱷魚兄弟》不僅只是故事,而是在故事之外,還能增添知識價值。

 

 

444.jpg

在封面部分,紙紋提升了整本書的質感,也配合紋路使用特殊上光,因此雖然封面是白色的,卻不用擔心容易弄髒的問題。

而書裡的鱷魚,更打破了以往鱷魚的兇猛形象,呆萌的模樣與行徑,叫人不融化都難。

 

找個下午,把自己丟進書裡療癒一下,可以直接讀,或先看封面想像故事發展,

甚至你看到畫面有許多留白,想把這本書當著色畫也可以,

Why not?在上發條似的日子裡,更需要溫暖與想像的潤滑。

 

1026_12559.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采文化 的頭像
三采文化

愛在三采閱讀

三采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