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丹麥,無論是左翼或右翼政府都批評hygge

左派政府批評hygge,認為它代表孤立、內向,害怕與北歐文化不同的文化。
右翼則批評hygge 阻礙企圖心、努力與成長。若耽溺於hygge 會危及生產力,效率與發展。

 

但是,25 歲的米克爾‧ 文特(Mikkel Vinther)則有不同看法。
他是創業家,也是丹麥民眾高等學校
(Folk HighSchool) 教師。
丹麥文化部曾邀集民眾提出對於丹麥文化的看法,文特也是其中一員,
他們的任務在於找出有哪些文化元素,有資格成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無形文化遺產。
無形文化資產可囊括諸多文化現象,例如風俗習慣、傳統與技藝知識,
因此
hygge 或許也可入列。文特就期待hygge 能列入其中。
 

若我們說:『別討論政治了,先來hygge 一下吧。』
這時就是展現
hygge 精神。我們放下歧見,有志一同。
hygge 是指遇見其他人時,把對方視為與我們一樣的人,應同舟共濟,而不是對手。
因此,
hygge 反競爭的心態

hygge 的反競爭觀念,成為丹麥社會運動的基本要素。
無論是民眾高等學校、合作社,或是堅強的志工文化,背後都是以反競爭思想為本。

丹麥推行民眾高等學校,使之成為當代的成人學習中心,
讓鄉村人口能因此被『啟蒙』,進而更為『活躍』。
民眾高等學校背後的概念是,師生各懷絕技來到學校,
人人對社群都有貢獻,也有想求進步的地方。
民眾高等學校吸引人之處,在於能激發學習慾望。
這裡沒有考試,不打分數,沒有什麼內部競爭。
學生和老師來到新團體,提出新觀念,創造出社群導向的社會。

這對社會與對個人來說是雙贏局面。

 

合作社運動的概念,即衍生於民眾高等學校的群體思維。
在合作社,農業從業者一起對抗壓榨價格的外部市場。
大家不自相殘殺,打價格戰,而從更廣的角度,採取更重要的決策。
他們在各地發起聯合運動,
讓地方上的農夫、酪農與食品商店業者都能獲得好處,從利潤中分得相符的報酬。


從這兩種社會運動可看出,反競爭的hygge 精神,能催生強而有力的在地社群。
當今的世界走向極化,我相信
hygge 能力挽狂瀾。
我們需要
hygge
來包容差異,著眼於更廣泛的共有價值觀,
就像民眾高等學校與合作社運動一樣。


可惜的是,
hygge 在同質性高的族群中運作得最好,比如1800 年代晚期的丹麥人口。
正因如此,
hygge 有時會讓人覺得內向與排外。
世界需要『
hygge2.0』,它不僅包含所有正向的hygge 特質,而且要外向、開放、包容。
hygge 是孕育友誼、合作與愛的溫室─相信這是普世肯定的價值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采文化 的頭像
三采文化

愛在三采閱讀

三采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