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1_16962.jpg

文/繪本推廣人  海狗房東

 

奈良美智已是世界知名的日本當代藝術家,

人們多半識得其名、其畫,但卻常誤以為他是女性,

雖然他最常畫的是女孩,且據他所說都是「自畫像」,

不過,他卻是位大叔。

 

除了表情堅定,帶點憤怒與孤傲的可愛女孩,奈良美智也常創作狗,

位於他故鄉的青森縣立美術館就有一座巨大的白狗雕塑,即使只有半身,也巍峨懾人。

奈良美智的偶像荒木經惟曾說這隻身體微微向前傾的狗,

雖然閉眼卻有視線投射而出、看向每個觀看者,讓人想誠心禮拜,「根本就是在創作大佛」。

 

奈良美智的女孩和大狗都有難以定義的「可愛」,

眼神斜睨但可愛、閉目孤高但可愛、身形巨大但可愛……,

在這些可愛之中,令觀看者感到可以被愛,可以得到某種垂憐和傾聽。

 

在《寂寞的大狗》裡,同時有奈良美智的女孩和大狗,喜歡他的粉絲怎能錯過?

雖然未必能前往青森一睹如大佛撫慰人心的大狗,也無法收藏價值不斐的畫作,

但繪本是絕大多數人能負擔的微型美術館。

 

故事中的大狗,比青森縣立美術館的大狗更大,

他的頭在雲端之上,前後腳橫跨太平洋,分別踏在美洲和亞洲的土地上。

這樣的龐然大狗,竟然因為太大,而讓人們看不見他。

看似難以理解的邏輯,往往直指內在。

人們心中的寂寞感如此巨大,又有多少人能看得見呢?

 

在這個故事中,小小的女孩看見了!

女孩和大狗都好驚訝,但是…

 

小女孩 對著我
唱了 好多首歌
因此 我們
就可以變成 朋友了啊

 

《寂寞的大狗》獨特的「口氣」,

像是吟遊詩人的人生詠嘆,這也是奈良美智所嚮往的。

 

奈良美智在一次名為walking alone的展覽之後,

在推特上寫下:「已經不是walking alone,是walking together了」,正如這個故事令人滿意的結局。

本書譯者曾說《寂寞的大狗》是以過去式的時態所寫,

或許,就如同奈良美智這句話,寂寞的心一旦能對人袒露、寫下、畫下,似乎在某種程度上就是過去式了。

 

人的處境、生活的課題都有些許相似,

在那重疊之處,不必靠言語也能對話。

看著奈良美智刨挖自己內在的畫作和故事,

也會覺得「啊!有點像我」吧!

「有點像你,有點像我」,也是奈良美智某次個展的主題呢!

 

文章出自《寂寞的大狗》推薦序文: 寂寞的大狗,有點像你也有點像我

寂寞的大狗.jpg

【本書詳情】

博客來

金石堂

誠品

三采

讀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采文化 的頭像
三采文化

愛在三采閱讀

三采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