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k-wallpaper-calm-waters-dark-1252869.jpg

文/道森‧丘吉

 

我們不是第一個注意到共時性的世代,數千年來這個現象一直讓人深深著迷。兩千年前,現代醫學之父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就曾觀察到:「有一個共有的流動,一個共有的呼吸,一切都處在相同的情感之中。整個有機體和它的每個部位都為同一目的協同工作......偉大原則延伸到最邊際,從最邊際又回到偉大原則,回到單一的本質,包括有生命與無生命。」羅馬皇帝及哲學家奧理略(Marcus Aurelius)相信:「所有一切彼此連結,這個網絡是神聖的。」

 

在二十世紀初期,偉大的瑞士精神醫學家榮格被共時性現象深深吸引。他將此一現象定義為:「兩個或多個事件的有意義巧合,牽涉到的不只是機率。」

 

關於共時性,榮格最常被引用的對話是發生在某次的療程。有位年輕女子是榮格的患者,治療一直都沒什麼起色。有一次在療程中,她說起了一場夢。在夢中她看到一件珠寶,看起來就像黃金聖甲蟲。在古埃及的宇宙論中,聖甲蟲是重生的象徵。在討論到這個夢時,榮格聽到窗戶傳出撞擊聲。開窗查看時,他發現了一隻甲蟲。他把甲蟲抓來給那個年輕女子看,同時說道:「這就是妳的聖甲蟲。」榮格表示這象徵她突破障礙、更新生命的潛能。榮格寫道:「共時性揭示了主體世界與客體世界之間充滿意義的連結。」

 

愛因斯坦在構思相對論期間,也是榮格家中的常客。他們關於時空相對關係所做的討論,在榮格對共時性的概念發展中也占了一席之地。愛因斯坦用一句妙語來總結:「共時性,是上帝隱姓埋名的方式。」

 

無神論者也會有神祕體驗

我們所謂的異常經驗,例如預知與靈魂出竅,其實一點都不奇怪。針對美國、中國及日本大學生所做的調查,許多人都回報有過異常經驗,而且超過30% 的人回報這些經驗經常發生11。其中至少有59% 的人有過似曾相識的既視感(déjà vu),也有許多人曾經有過靈魂出竅的經驗。

 

有宗教信仰或相信超自然,並非這類經驗的先決條件:無神論者或不可知論者也有過這些經驗。研究人員分析相信者是否更傾向有異常經驗, 他們發現並非如此。即使麥可.薛莫(Michael Shermer)這位著名的懷疑論者及《懷疑論者》(Skeptic)雜誌,都描述過曾動搖他們信念根本的不尋常事件。

 

對於異常經驗的調查,可以發現即使是硬科學的學生也有過這一類的經驗。種族背景倒是關係不大,不論是白人或黑人學生,都可能有過異常經驗。就像榮格所觀察的:「有眼睛能看的人都知道,共時性是一個無時不在的現實。」

 

即使死後,榮格都繼續以共時性撩撥著我們。這個主題最完整的一本著作是著名的榮格學者約瑟夫.坎伯瑞(Joseph Cambray)二○○九年的著作《共時性:自然與心靈合一的宇宙》(Synchronicity: Nature and Psyche in an Interconnected Universe)。這本書的編輯大衛.羅森(David Rosen)分享了與編輯這本書相關的驚人共時性:

 

「我的後院有個日式花園,池子裡養了許多錦鯉。就在約瑟夫.坎伯瑞抵達〔要發表新書演說〕之前不久,有一條蛇正在吞食一條錦鯉。當我看到榮格的蛇吞魚石雕圖時,我猜這是不是也是一個共時性的例子⋯⋯在此之前與之後,我都沒有見到這樣的事。」

 

心靈與物質藉由共時性而發生共鳴

我們已經合理確認了共時性會發生,但如何發生又是另一個問題。在實相的這麼多不同次元中,是什麼在操縱著其中的各種過程呢?許多生理現象,例如癌細胞擴散,又該如何連結到夢境或預知這樣的意識狀態呢?

 

癌細胞是物質,是有機體內的物質單位,會迅速成長及分裂。誘導老舊或受損細胞啟動細胞凋亡的訊息,對癌細胞完全沒有作用。癌細胞會失去細胞膜上用來固定位置的分子鍵,讓它們得以脫離周遭組織。接著它們會遷移到身體的遙遠部位,到了癌症第三期和第四期,失控的癌細胞會在全身轉移。它們是到處撒野的物質,是踏上自毀道路的分子團。

 

夢是純粹的心,完全主觀,其意義只屬於作夢的人。夢中通常充滿了吸引我們情緒和感覺的意象。一旦入睡,它們就牢牢霸占了我們所有層次的意識。既然夢是一種主觀經驗,如何能與癌細胞擴散一類的客觀現實連結呢?

 

答案是,透過共時性,主觀與客觀這兩個世界就能連結起來;也能把心與能量的非物質世界,以及形形色色的物質世界連結起來。心靈與物質這兩個世界,會在共時性事件的過程中發生共鳴。

 

 

科學證實你想的會成真.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采文化 的頭像
三采文化

愛在三采閱讀

三采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